Language:En | 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资本 » 正文

从机器人悖论审视社会财富的分配模式

核心提示:机器人不能自主生产机器人就是机器人悖论,现阶段无论人工智能科技多么发达,机器人不能自主生产机器人,机器人也不能自主培训机
发布日期:2020-05-20   来源:梦田笔谈   作者:梦田笔谈
机器人不能自主生产机器人就是机器人悖论,现阶段无论人工智能科技多么发达,机器人不能自主生产机器人,机器人也不能自主培训机器人提高劳动生产率,更加不具备提升自己创造力的能力。
 
机器人卓越的劳动生产力是掌握高科技的雇员赋予的,就目前的技术水准而言,机器人的的卓越能力仅限于第二次产业以操控物料为标的作业场景,机器人在第一次产业的应用才刚刚起步。农业生产中一个简单的例子譬如采摘成熟度适合的西红柿,就把机器人弄得找不着北,全世界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也是一筹莫展。其他如销售、管理、沟通、协调等工作机器人一概不能胜任。

 
况且在发达经济体,第三次产业占比高达70%,都是一些譬如托尼老师(理发师)、工程咨询师、律师、教师等等角色,机器人勉强可以做一下辅助性工作,充其量只是一台个性化的高级别的电脑。
 
在富有创造力和创新精神的第四次产业中,机器人也只是一个辅助的小角色,所谓的专家系统也是大多数研发人员、专家和创新者智慧的大汇总,机器人还不具备自主创新的能力。
 
但是劳动力却可以自主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劳动力扩大再生产不仅是数量的增加,而且还有创造力的提升。
 
只要在这个前提下,马克思的资本家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理论就不过时。
 
如果资本家付给工人的报酬只能勉强维系劳动力简单再生产,那么就可以说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程度很高,整个社会财富分配呈现金字塔形模式,极少数人处于社会的顶层,享用了绝大多数人的劳动成果。劳资矛盾甚至于整个社会的矛盾将越来越尖锐,高度不可调和。
 
如果资本家付给工人的报酬可以维系劳动力扩大再生产,那么就可以说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程度稍低,劳资矛盾和社会矛盾可以在强有力的政府干预下,存在化解和调和矛盾的空间,整个社会财富的分配结构大致是梯形机构,仍然是上面少而底层的劳动者居多。
 
如果资本家付给工人的报酬在一定程度上超过维系劳动力扩大再生产的成本,但不足以使劳动者拥有生产资料和产业资本,那么这个社会有可能进化为橄榄型财富分配模式。富足和贫困人数占比都不超过15%,中产阶级占比超过70%,中产阶级的迅速崛起,这样的社会才能化解诸多的社会矛盾,社会才有进化和发育的先决条件。
 
中产阶级有富余的财力投资自身的智力建设,逐步学习人类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在此基础上才能有更多的研发成果和发明创造,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才可以蒸蒸日上。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机器人部分取代工人的劳动岗位,并不意味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而是有可能加剧工人的失业,成为资本家与工人博弈的强有力的筹码。
 
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即使是最仁慈的资本家,也没有脱离剥削工人的本质。
 
掌管格力的董明珠曾经宣布,在珠海市政府的帮助下,格力有可能为每一位格力的重要员工修建一套公寓,格力员工欢欣鼓舞,全国职员无不羡慕嫉妒恨。据了解,格力生产的自动化水准在行业内处于第一梯队,有大量的工业机器人投入生产一线,其中很多机器人甚至是格力自己研制的。为什么董小姐要信誓旦旦地为职工建房,而不是将建房的钱省下来去研发更加高级的机器人,把所有的工人取而代之。我们相信董小姐的算盘自己拨得很欢畅,也拎得清!

董小姐的好朋友汽车玻璃大佬曹德旺,他在美国开玻璃厂,产品就地供应美国汽车生产厂商。在人工高得离奇的美国,福耀玻璃生产线上也是尽可能地用机器人,福耀是玻璃制造行业的翘楚,玻璃行业专用机器人水准也是全球第一方阵。曹先生在采访中坦言,为了博得美国工人的欢心,他在公司开职工食堂为美国工人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工作餐,据美国工人说这大概是全美第一家为工人开食堂的公司,一般而言美国工人和职员要么自己带盒饭,要么自己在厂区外面的餐饮店吃工作餐。

据报道,福耀美国公司的职员喜欢中餐的程度不亚于西餐,可见曹先生的良苦用心。大佬就是大佬,对细节的完美追求就是事业成功的要诀。
 
说道工作餐,中国最高水准的非华为莫属。虽然华为5G通信技术独步天下、孤独求败。其实华为是中国最大的第四次产业公司,华为的创新和研发才是华为全球竞争力的精髓和源泉。与格力和福耀一样,华为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佼佼者,有过之而不及。为什么华为的东莞松山基地也热衷为职员建造高水准的公寓,其中的奥妙我们外行应该也看得懂。
 
 
 
相关资讯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